首页 国际新闻正文

许知远的痛苦在于,对当代的文化现象或者说媒体文化,产生一个知识分子特有的焦虑:对社会上大部分人对于文化态度的不认可,不管是对演员、理工男、作家、或者是同行,糖果,一淘,千纸鹤一样态度鲜明的李变芬表明不理解。

同样做节目,《十三邀》之于许知远的意义,作为一个标准的知识分子,许知远做这个节目,在观众看来,就是要有内涵又高大上,从他采访的嘉宾就可窥见许知远的内心想要达到的目的:我做《十三余雅颎邀》不是随意闹着玩的,想探讨的都是有意义有深度的社会问题。所以当看到马东的《奇葩说》后,在采访马东时,才会问马东,做《奇葩说》这样的节目,是他自己贵利王本来的意愿吗?看的出来,许知远替爱母茹萍马东不值,更好奇的是,这样的一个《奇葩说》节目,竟也成了全网的关注,许知远困惑就来了。

为什么许知远有这样的困惑,无他,就是有“价值上的冲突”,许知远作为一个知识分子、作家,对于马东的《奇葩说》,其实许知远倒不是关心《奇葩说》的成功与否,而是觉得困惑的是,同样的一个文艺世家出身的马东,也会创办出《奇葩说》这薄习样有苏门答腊鼠猴点瞎闹的节目?观众要理解许知远这么说的原因,边白熙也从马东认brewista为他父亲马季如果看了《奇葩说》这样的节目,也会不认可的话,可以看出,许知远认为大众文化走向粗鄙化,马东是认可的。

可有趣的问题就是,两个人的出军奴发点是不一样的:马东认为,只要服务好95%的人就好了,至于那5%的人,自有他们的去处,没必要困惑容湛慕绾绾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,不是吗?许知远和马东对于社会的一些文化现象的态度有差别吗意恋?从本质上说,并没有什么差别,许知远表现的是“愤怒”,而对普通大众理解得更透彻的马东,其表现的是“悲凉”。俩人都懂,殊途同归,但出发点不一样罢了。

《十三邀》每一期的片头都有一句旁白:我会带着我的偏见出发,等待这些偏见被打破,或被再次印证。

这种“偏见”,在采访《吐槽大会》的李诞时,就表现的淋漓尽致,许知远毫不掩饰对比他更年轻一代的“偏见”:生活是谁呼叫舰队条件香功动作图这么好,还不满足!对的,人本身就是一个复杂我的网友是女鬼体,要说满足,也只是暂时的,一个人,更多的是来自于思想上的不满足,这种不满足,会让人“颓废”,李诞就是这样。

一个怕自己活在的一间小屋内,在四十岁时因喝酒而猝死的李诞,对于这么一个更年轻的人,许知远同样表现出带有“偏见”的困惑。这种困惑,在许知远的内心是无法理解的,至少对李诞的生活状态是无法苟同的。可对于像李船问网诞一样年纪的85后、90后,他们认为,这有什么,这是常态,对于他们这种时早坂愛梨期出生的人,他们活得才有意思,这些,像许知远是不懂的,而对于李诞来说,你许知远也没必要懂,很简单:每个时期的人有每个时期的活法,这无关对错。潜台词是,我李诞活得好好的,不残妾是你许知远想像中的那么不堪!而且我们也活得很精明木瘤雕,只是许知远你看不到而已。

采访马东如此,采访李诞也如是,对于许知远而言,他人的节目和对生活的邪煞缠身态度,许知远都一样表现出困惑和特有的“偏见”,哪怕是采访哲学家陈嘉映、王小川、姜文、罗振宇、冯小刚、姚晨、李安,许知远都表现出一个文人一个知识分子的独特“偏见”与“困惑”,直到在采访老饕蔡澜时,一身硬拳的许知远这次终于像是打在了空气中一样,被老饕蔡澜化于无形,这才终结了许知远的“偏见”与“困惑”。

其实,这种“偏见”与“困惑”是许知远对于他人对于社会,是一种先天的人文关怀,别无其他。

对于许知远,你有什么评价呢?欢迎留言和关注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